购 物 车 | 关注信息 | English

基金经理押注白银是下一个爆发点!周一期货结算价创四年新高,未来有望上探25-30美元



周一(7月13日)白银期货创下近四年来的最高结算价,受投资需求大幅攀升的提振。白银继续追赶同为贵金属的黄金的涨幅。


BullionVault研究部主任阿德里安·阿什表示:“每天交易的白银价值总量只有黄金的10%,所以那些希望白银可以赶上黄金跳向纪录新高涨幅的对冲基金和其他基金经理希望能从白银中获得更多的收益。



白银期货周一创下近四年来的最高结算价,9月份白银期货周一收于每盎司19.788美元。道琼斯市场数据显示,这是自2016年9月以来最活跃的期货合约的最高收盘点位。



同时周一现货白银刷新了10个月高位至19.378美元。周一黄金8月份期货合约结算价为每盎司1814.10美元,接近7月8日结算价1820.60美元,这是自2011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白银需求激增


GoldSeek.com总裁兼首席执行长斯皮纳(Peter Spina)说,仅在过去几个月,通过白银ETF购买的实物白银就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在白银历史上,我们从未见过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出现如此旺盛的需求。”


根据国际行业协会白银协会(silver Institute)最近的一份报告,截至6月30日,全球白银交易所交易产品(ETPs)的白银持有量达到" 9.25亿盎司的历史新高,大约相当于14个月的白银供应量"。报告称,ETP在2020年上半年的增长率为1.96亿盎司,"轻松超越" 2009年创下的最高年增长量1.49亿盎司。


在对白银兴趣激增的原因中,斯皮纳指出,白银“在过去几年里基本上被忽视了,因为很多以前的白银买家转向了加密货币和更令人兴奋的资产。”然而,作为白银新闻和分析提供商SilverSeek.com的总裁斯皮纳表示,白银的价值“难以忽视”。


金银比过高,未来调整有望支撑银价


斯皮纳表示:“最好的价值指标是金银比。”他指出,此前由于极端的市场抛售,金银比飙升至130——这意味着需要130盎司的白银购买一盎司的黄金。他说,这一比例现在回到了100以下,但是这一比例应该更接近50。斯皮纳表示:“即使金银比降至50左右,这一比例也远高于自然发现的比例,因为白银和黄金发现的比例是20左右。”


BullionVault的阿里德安表示,即使到8月底该比率从目前的4个月低点93跌至84,只要黄金则能守住1800美元的水平,也将使银价达到21.50美元。如果金价升至1921.18美元的历史高点上方,银价可能升至22.60美元。



道琼斯市场数据显示,根据1984年11月以来的纪录,活跃度最高的黄金期货结算价自2011年8月22日以来为每盎司1891.90美元。2011年9月6日,金价的盘中最高纪录为每盎司1921.18美元。


阿里德安则指出,白银价格在3月中旬因疫情暴跌至十一年低点11.641美元,同时期的黄金仍维持在6年的高位附近。但是白银仅在80个交易日内就上涨了58%,这使得白银在2020年3月至7月的表现“在过去半个世纪所有四个月的涨幅中位列前4%”。尽管如此,银价还是多次超过当前的涨势,如1974、1979、1982、1987、2010和2011年,这些都是经济或金融极度紧张的时期,所以他说:"银价波动时,波动性会非常强。"


阿里德安说:“看到白银稳定性和多样化投资组合重要组成部分的个人数量从未像现在这样多,今年以来BullionVault上的白银持有量增加了26%,而黄金持有量增加了11%。”


每盎司100美元的银价“在未来几年一点都不不合理”


斯皮纳称,随着金价目前正朝着2000美元或更高的价位迈进,白银也将走高。他表示,他对银价的首个目标是未来几个季度升至25-30美元,银价的"升势目前正在进行中"。


在未来几年里,随着金价突破2000美元,斯皮纳预计白银“将重返经通胀因素调整后的50美元的高点”,并有可能进一步走高,每盎司100美元的白银“在未来几年里完全不是不合理的预期,而且它变动的速度之快可能会让很多人感到震惊。”


北京时间17:50,现货白银现报19.020美元,跌幅0.29%。

美油下跌近2%,尽管OPEC+联合部长级会议料将释放善意,但多头仍须警惕美国产能


周一(7月13日)欧市盘中,美国原油期货价格震荡下行一度下破40美元,交易商关注将于7月15日召开的石油输出国组织及其盟友(OPEC+)联合部长级会议,预计会议将建议放宽供应削减措施,OPEC+于周末表达了缩减减产规模的意向,理由是全球燃料需求有望复苏。


此前OPEC及包括俄罗斯在内的盟友自5月以来连续三个月减产970万桶,创下纪录,从而成功地将油价提升了一倍,带动油价从4月的几十年低点大幅反弹。




截至发稿,美国原油期货价格报39.80美元/桶,跌1.82%;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报42.52美元/桶,跌1.67%。


上周石油价格变动不大,因新冠病毒病毒感染病例的激增促使美国几个州实施更严格的旅行限制,可能抑制全球最大石油消费国的石油需求复苏。


随着疫情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量激增至超过20万,疫情在全球多个国家(尤其是在美国)出现了第二次大规模流行。通过对二次疫情的影响进行建模分析,Rystad Energy 预计2020年全球原油需求或将下降至8650万桶/日,低于基于疫情恢复估计的8900万桶/日。


从影响程度上看,预计第二波疫情对原油需求的影响相较3-4月份更加温和,主要是由于限制性措施将仅在特定地区和部门实施,一定程度上熨平疫情对需求端的冲击。从波峰对比来看,第一波疫情对原油需求的冲击最大值发生于4月,全球原油需求量下滑达到2600万桶/日,Rystad Energy 预计二次疫情导致需求下滑的规模将在9月份达到最大,接近1800万桶/日。


不过在国际能源署(IEA)将2020年的石油日需求量上调40万桶之后,油价在上周五(7月10日)上涨了2%以上。


OPEC联合部长级监督委员会将在周二(7月14日)和周三(7月15日)召开,建议下一轮减产。随着全球石油需求复苏,油价反弹,预计OPEC和俄罗斯将缓和减产。


不过AxiCorp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Stephen Innes在一份报告中表示,OPEC计划下个月放松减产,而美国生产的潜在反弹可能会增加供应方面的压力。


利比亚“国民军”上周六(7月11日)称,该国的油田和港口已经关闭,直至“利比亚人民的命令得到执行”,这意味着该国石油出口的封锁将持续下去。“国民军”发言人Ahmed Mismar称,在六个月没有出口原油的情况下,上周五利比亚装载了一艘油轮,这是来自“友好兄弟国家”的请求。


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宣布在利比亚国民军宣布原油封锁将持续之后,重新宣布所有原油出口出现不可抗力。


此外利比亚Amal油田在短暂重启后再次停止生产,利比亚最大油田沙拉拉油田也暂停了重启计划。


也门胡塞武装在周一表示,他们袭击并击中了沙特南部城市吉赞一个工业区的一处大型石油设施,这是在夜间向沙特阿发射无人机和导弹行动的一部分。以沙特为首的联军在也门与胡塞武装作战,沙特联军在周一早些时候表示,他们拦截并摧毁了胡塞武装夜间向沙特阿拉伯发射的四枚导弹和六架无人机,但目前尚不清楚被袭击地点或是否有设施被击中。


瑞士信贷经济学家预计在走高之前,油价将延续当前盘整节奏。布伦特原油延续短期盘整,但其底部保持在一季度跌势的38.2%斐波那契回撤位37.28美元上方,料进一步整理于一季度跌势的50%斐波那契回撤位43.86美元下方,若突破该点位,下一阻力位于45.18/50美元,更重要的阻力位于200日均线48.74美元,至少会暂时抑制油价进一步上涨。


该行指出,短期支撑位位于5/6月价格缺口37.18/35.37美元,理想情况下33.62美元将限制油价进一步下跌。只有跌破28.86美元才会宣告底部形态构筑失败,疲弱的动能增加了油价继续受阻于43.86美元下方盘整,并可能深度回调的风险。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 Group)的原油期货市场最新数据显示,上周五交易员减少了约0.85万份未平仓合约,逆转两连跌。相反,成交量连续第三个交易日增加,此次增加约8.07万份合约。

原油周评:多空因素掺杂,美油死守40关口!警惕:疫情风险仍是需求复苏最大威胁


周六(7月11日)国际油价周线收涨,因此前国际能源署(IEA)上调2020年需求预测、且美国能源公司连续第10周将活跃钻机数减至纪录低位,为油价提供支撑。

尽管如此,但美国新增病例数再创纪录,打击了人们对燃料消费快速复苏的预期。疫情病毒大流行在世界范围内还远未缓解,IEA表示新病例激增可能会破坏市场复苏。


因市场担心美国和其他地区新冠病毒病例激增后再度封锁可能抑制燃料需求。稍早IEA月报称,疫情复苏将危及石油需求复苏,新冠肺炎病例数不断增加给市场前景蒙上了阴云,使原油需求倾向于下行。

许多石油交易商料不会投下大额买盘,暗示油价可能持续低迷至周末。截至本周收盘,美油报40.60美元/桶,周涨幅0.69%;布油报43.17美元/桶,周涨幅0.91%。
(美油日线图)

(布油日线图)

疫情二次蔓延风险使得美原油大跌

市场担忧美国等地病例激增可能引发新封锁措施,这将进一步抑制燃料需求。虽然很多分析师预计经济和能源需求将从疫情中复苏,但全球最大能源消费国--美国本周病例单日增幅创纪录,引燃对任何复苏速度的担忧。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10日16时30分(北京时间11日4时30分),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已超过316万,达到3163505例,死亡病例已超过13.3万,达到133847例。 7月9日,美国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3247例,再次打破单日新增记录,该数字为本周第二次破纪录。最新数据显示,美国最近七天平均日增53699例新冠病例,比上一个七天平均值增长17.6%。

过去两周,美国50个州中有42个州的新增病例数呈上升趋势。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顶级传染病专家福奇日前表示,目前美国疫情反弹形势严峻的各州应当认真考虑重新封锁。他还称,美国多州重启经济时做得太过头,并未听取指导意见,人们把这些意见当成了耳边风。

RW Pressprich & Co.的政府债券交易董事总经理Larry Milstein表示,今天的市场情绪明显转为负面,疫情担忧升温看来是最大的问题,鉴于亚洲的新冠病例数也在上升,市场“确实担心第二波疫情正在逼近,这将影响全球经济。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在报告中也称:“全球一些地区重新爆发疫情,让人更加有理由预计,未来几个月复苏将放缓。”

第二波疫情将日减全球石油需求250万桶

据挪威雷斯塔能源公司(Rystad)预测,在包括美国在内的几个国家里,第二波疫情已经“越来越明显”。Rystad对更广泛的第二波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进行了建模,结果显示,全球石油日需求量可能从目前基本情况估计的8900万桶跌至8650万桶。

尽管Rystad预计第二波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不会像第一波那样强烈,因为限制性措施仅限于特定地区和行业,但Rystad仍警告说,高峰月份的需求影响可能会在第二波疫情中达到1800万桶/日。Rystad强调,第一波疫情造成的需求负增长最严重的月份是4月份,当月的需求增长为-2600万桶/日。

如果第二波疫情影响需求成为现实,明年全球石油需求的复苏将会慢得多。根据Rystad目前的基本方案,Rystad预计全球每月石油需求量将日减400万至500万桶,并适时将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对市场的影响的时间进一步拖长。

无论需求出现何种程度的意外下滑,都将“导致油价暴跌”。Rystad补充称,如果世界出现第二波疫情大流行,市场的储存“头疼问题”将严重恶化。在最近几个月的大量原油库存被抵消之前,油价不可能大幅上涨。

这意味着只要供应和需求在相反的轨道上运行,即供应上升和需求下降,油价就将继续存在相当大的下行风险。疫情的第二波传播将延长这些产品储存的时间,并向炼油厂发出撤退的信号。


汽油需求复苏仍低于炼油商的预期水平

尽管有迹象表明汽油需求已开始从疫情的影响中复苏,但加拿大炼油商欧文石油公司周三宣布,将裁减全球员工中的6%。裁员将影响美国,爱尔兰和英国的250名工人。欧文石油经营着加拿大最大的炼油厂——圣约翰炼油厂,能够处理32万桶/日的原油。炼厂一半的成品出口到美国东北部。

普氏能源咨询报道称,欧文石油公司的圣约翰炼油厂将成为首批从美国运往加拿大的超大型油轮的接收方,首批油轮将于7月13日抵达加拿大。欧文石油公司还经营爱尔兰唯一的炼油厂。

不仅仅是欧文石油,此前英国石油也裁减1万人,而雪佛龙宣布将裁员10%至15%,约6700人。顶级油服公司哈里伯顿和斯伦贝谢的裁员或休假也影响了油田服务、

总之,近85000人在油田服务行业已经失去了他们的工作,由于疫情导致油价暴跌和需求下滑。一些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甚至在疫情或石油价格上涨之前就开始裁员,包括西方石油公司和阿帕奇公司。

炼厂降低运行率,也导致原油需求下滑

EIA最新数据显示,美国4月原油库存增加是由于炼油厂运行下降的速度快于原油供应量。美国4月份的原油平均产量为1210万桶/日,比3月减少了66.9万桶/日,萎缩5%,这是自2008年9月飓风艾克和古斯塔夫袭击美国墨西哥湾沿岸以来最大的环比下降。3月至4月,美国原油进口量下降了77.6万桶/日,进一步减少了美国的原油供应。

但是即便如此,美国原油产量和进口的合计降幅小于炼油厂总投入的降幅,导致原油库存出现创纪录的增长。根据EIA每周石油状况报告的预估,截至6月19日当周商业原油库存触及纪录高位5.41亿桶,此后几周略有下降。

在这两个月里,美国对航空燃油的需求下降了一半以上,从2月份的160万桶/日降至4月份的69.1万桶/日。自上世纪70年代中期以来,4月份前美国航空燃油需求一直不低于70万桶/日。从3月到4月,馏分油的需求量下降了40.8万桶/日,降幅约为10%。尽管馏分油需求的变化没有汽车汽油和航空燃料需求的变化剧烈,但2020年4月的馏分油消费量是十多年来的最低水平。

而美原油产量此前一度跌至1050万桶/日后,近几周稳定在1100万桶/日,随着部分美原油厂商恢复产量,可以会导致更多的原油库存,这种趋势炼厂恢复需求前料持续。

越来越多的美原油厂商恢复产量

总部位于休斯敦的来宝能源计划在7月底之前恢复其在第二季度减少的大部分石油产量,成为美国最新的重启已关闭产量的石油生产商。该公司周四表示,它预计七月到2020年年底将恢复大部分削减的产量,这主要得益于高油价和运营成本显著改善。

在第二季度,来宝能源的平均减产量约为每天1.1万桶/日,净减产量相当于3.2万桶/日的石油当量。该公司第二季度在美国的陆上石油产能平均为12.4万桶/日,其中11.3万桶/日已售出,减产了1.1万桶/日。

在价格和需求在疫情中暴跌之后,5月美国石油公司估计已削减了约200万桶/日的原油产量。在6月中旬,大陆资源已经关闭了其产量的70%,该公司表示,预计将部分恢复生产,但仍将削减其运营石油产量的约50%。

康菲石油公司于6月表示,预计将从7月开始恢复其在第二季度减产的部分石油产量。6月中旬,分析师和原油买家表示,他们预计美国公司到6月底将恢复之前减产的200万桶/日中的50万桶/日。

安哥拉同意全面遵守减产协议,关注7月中旬OPEC+减产评估

两位OPEC消息人士称,安哥拉已与OPEC达成协议,全面遵守关于遏制供应的全球协议,并将通过在7月至9月削减更多产量来弥补先前的过剩产量。在疫情摧毁了全球需求的三分之一之后,OPEC+同意从5月份开始以创纪录970万桶/日的产量削减石油产量。

创纪录的减产计划将持续到7月底,之后直到12月都将把减产的规模缩减至770万桶/日。但是自5月份以来,包括安哥拉在内的一些OPEC成员国还没有完全实现其商定的减产目标。

此前安哥拉称要到今年第四季度才能弥补其未能实现的目标,也加剧了市场对于OPEC凝聚力的担忧。但是两位消息人士表示,安哥拉现在致力于提高对配额的遵守情况,并通过在7月至9月削减产量来弥补5月和6月的产量过剩。

根据OPEC的数据,5月安哥拉增产了128万桶/日,比其目标高出10万桶/日。此前一份调查也显示,该国6月份将产量削减至124万桶/日,但比目标高出6万桶/日。OPEC+联合部长级监督委员会(JMMC)将于7月15日举行下一次会议,届时可能对减产情况作出评估。

IEA警告疫情危及需求复苏

国际能源署(IEA)公布了月报,称疫情复苏将危及石油需求复苏,新冠肺炎病例数不断增加给市场前景蒙上了阴云,使原油需求倾向于下行。

2020年第二季度需求降幅没有预期的那么严重。预计2021年石油需求将增加530万桶/日,低于此前预期。将2020年石油需求预期上调40万桶/日至9210万桶/日。2020年全球原油需求将下滑790万桶/日,2021年为增加530万桶/日。数据显示,OECD的石油库存在5月份增加了8170万桶,达到322亿桶。

IEA月报称,6月全球石油供应下滑240万桶/日,刷新最近9年以来的低点,至8690万桶/日。6月海上原油储存量从5月的历史高点下降3490万桶,至1.764亿桶。第二季度OPEC+削减石油产量1400万桶/日。若OPEC+仍实施减产,2020年全球石油供应将减少710万桶/日,2021年将增加170万桶/日。

IEA月报指出,OPEC 6月原油产量降至近30年来低位的2219万桶/日。预计美国5月石油产量较上月减少130万桶/日,6月为减少50万桶/日。预计2020年炼油厂产量将减少640万桶/日,2021年将增加470万桶/日。


机构观点

高盛:应该做多布伦特原油,做空美原油
以对冲短期原油基本面走弱和美元下跌导致的上行风险之间的冲突。贸易将让油价受到欧洲和亚洲更强劲市场复苏的影响。预计油价涨势将延续至2021年,但美原油美油表现不及布油,因美油仓位更为紧张。美国新一波感染病例以及美国原油生产的回升对WTI原油而言也是不利因素。

摩根大通:石油行业低成本和投资不足最终导致油价大幅走高
摩根大通石油股分析师Christyan Malek表示,油价不可能永远保持低迷。之后石油超级周期的种子已经播下,尽管国际石油需求仍远低于公共卫生事件暴发前。但供应受到的长时间冲击比需求更加严重,需求可能要到2021年下半年才会恢复到公共卫生事件之前的水平。Christyan Malek认为,一旦封锁措施和低迷的需求成为过去式,石油行业的低成本以及投资不足可能最终会导致油价大幅走高。

澳新银行:近期油价涨势不稳
澳新银行指出,布伦特原油价格曾跌至42.46美元的低点,之后又回升至43美元以上,原因是新冠肺炎病例再度出现,导致油价涨势不稳。对库存进一步减少的预期使市场情绪保持乐观,投资者重新评估推动价格上涨的基本面因素。因需求背景似乎不确定,且库存仍沉重,炼油商的石油需求看起来也更为严峻,因为利润率尚未回升,而最近油价上涨和库存增加,使炼油商几乎没有提高运营率的空间

道明证券:油市供需可能进一步失衡
道明证券认为,对供应面的增加和对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导致的需求复苏的担忧仍萦绕油市,在经历了几个月的市场驱动和欧佩克减产后,市场预期开始转向页岩油产量的小幅增长和欧佩克减产的逐渐减少。

在对疫情反弹的担忧中,需求复苏仍是一个问题,消息显示在一场疯狂的购买狂潮之后,炼油商利润疲软,可能导致规模较小的炼油商日产能减少约200万桶。在加拿大边境,由于美国最高法院叫停了Keystone XL输油管道的建设,原油可能面临压力,将使该项目推迟到2021年,在美国大选之前增加该项目的风险。

黄金周评:获利了结令金价失守1800,但周线五连阳!多重因素支撑看多前景,逢低买入才是王道


周六(7月11日)金价盘中下跌,一度较日高回落逾16美元,刷新近二日低点至1794.24美元/盎司。本周三,金价涨至每盎司1818.02美元,创下2011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但随着股市走强、以及周末的到来,获利了结盘使黄金失去了一些动力。尽管金价收盘于1800关口下方,报1798.70美元/盎司,但累计上涨1.3%以上,连续第五周收涨。

RBC Wealth Management董事总经理George Gero表示:“过去一周,随着ETF的指数级流动,黄金价格上涨了不少。随着股市走强,周末即将到来,投资者正在利用这一机会,锁定利润,以持有风险较高的资产头寸。”


世界黄金协会指出:“对于疫情二次爆发会对本已深陷泥沼的全球经济冲击的担忧,引发了新一轮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同时,各国央行不间断的资产购买令持有无息资产,例如黄金,这使得这些资产的机会成本进一步降低。这些因素持续推升黄金的投资需求,令黄金ETF成为主要受益者。”

随着现货黄金近期创出近8年高位,目前黄金正在测试关键的技术点位,市场正在关注黄金的下一步走向。从历史数据看,和以往几波黄金牛市相比,黄金本轮牛市仅上涨约70%,而大部分黄金牛市涨幅都在400%以上。

尽管黄金价格的相对高位意味着历史可能不会重演,但是全球政府大型刺激计划、负利率政策、通缩和滞涨的贸易以及ETF流入继续创出新高,都将在未来继续支撑金价走高。因此黄金仍有继续上涨的空间,但是在进一步上涨之前可能需要在当前点位附近进行整固。
(现货黄金日线图)

推动黄金看涨的几个主要因素

1)全球政府大型刺激计划

市场目前密切关注美国政府财政刺激措施,而财政政策刺激基金流入黄金市场将会给金价带来支撑,但目前有迹象显示,美国政府的财政刺激措施可能会让市场失望。这导致货币贬值。迄今为止,全球对疫情的财政政策响应为9万亿美元,并且有可能进一步攀升。这支持了像黄金这样的可储值的资产。

美国酝酿新一轮经济救助计划 但失业救济不会再那么大方。据报道,美国财政部部长史蒂文·姆努钦当地时间7月9日表示,特朗普政府正在与参议院就新一轮新冠肺炎经济救助计划进行商讨。

报道称,据姆努钦透露,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主要针对三个方面:一是向家庭派发新一轮现金支票,二是为失业工人延长额外失业救济金领取时间,三是更有针对性地为小微企业减免贷款。

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美国国会先后通过了四轮经济纾困计划,内容包括发放失业救济金、现金支票、小企业贷款、补助航空公司等等,总额近2.9万亿美元。其中,第三轮救援计划金额高达2.2万亿美元,创美国历史之最。


2)负利率政策(NIRP)

黄金作为一种非孳息的资产,今年到目前为止已经上涨了19%,主要得益于市场收益率录得负值,这使得黄金相对而言反而产生了收益。

德国世界报经济和金融咨询台高级编辑Holger Zschapitz表示,美国国债实际收益率或经通胀调整后的负收益率似乎会进一步对黄金构成支撑,并可能继续支持近期的升势。

在世界范围内,央行在降低利率的同时,渴望收益的投资者呼吁有合理收益的债券交易。这推高了债券价格,压低了债券收益率。

低利率阻碍了投资者投资政府债券,并迫使他们去别处寻找避险资产,如黄金。

当前欧洲政府的债券收益率基本为负。渴望获得收益的投资者与央行的负利率政策共同推动了大多数政府债券收益率进入负数区域。其他发达国家的债券收益率也紧随其后。


如此低的利率使负收益债券的总额达到了我们从未见过的水平。在过去的五年中,全球负收益率债务从零飙升至超过12万亿美元。

实际负收益率本质上表示通货膨胀或购买力下降,而黄金是通货膨胀的对冲。实际利率可能会进一步下滑,因为美联储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停止购买国债。因此,正如高盛预测的那样,黄金可能会继续上升,并在未来12个月内测试2000美元大关。

3)疫情二次蔓延使得美国经济下行风险加剧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10日16时30分(北京时间11日4时30分),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已超过316万,达到3163505例,死亡病例已超过13.3万,达到133847例。

7月9日,美国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3247例,再次打破单日新增记录,该数字为本周第二次破纪录。最新数据显示,美国最近七天平均日增53699例新冠病例,比上一个七天平均值增长17.6%。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顶级传染病专家福奇日前表示,目前美国疫情反弹形势严峻的各州应当认真考虑重新封锁。他还称,美国多州重启经济时做得太过头,并未听取指导意见,人们把这些意见当成了耳边风。

RW Pressprich & Co.的政府债券交易董事总经理Larry Milstein表示,今天的市场情绪明显转为负面,疫情担忧升温看来是最大的问题,鉴于亚洲的新冠病例数也在上升,市场“确实担心第二波疫情正在逼近,这将影响全球经济。

4)通缩和滞涨的贸易

生产力和GDP疲软,高失业率和初级商品(食品,水,住房)成本高昂正使得世界各地的投资者购买作为价值存储的安全港资产黄金。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经济将陷入严重衰退,复苏速度将放缓。IMF在6月30日的最新评论中将其对全球GDP的预期下调至-4.9%。

更令人担忧的是,IMF对于美国、德国等实力雄厚的发达国家经济预测为收缩8%。此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全球商业损失将超过12万亿美元。

5)ETF流入继续创出新高

黄金ETF已经连续几周录得创纪录的流入量,因为投资者大声疾呼要购买这种金属。随着ETF创建新的单位(每个单位都由黄金支持),这将继续推动黄金ETF的需求。

黄金ETF持仓6个交易日首度出现回落,持仓突破1200吨大关。同时全球黄金ETF持仓仅2020年上半年无论是吨数还是持仓净值都超过以往全年的纪录水平,凸显了市场对于黄金的需求。

此外上半年的净流入远高于全球央行购金量在2018和2019年创下的多年高位,也相当于今年上半年全球黄金矿产的45%。黄金依旧是所有主流资产中表现最好的之一,其上半年的回报超19%。

该表现超过了全球股票、大宗商品指数。展望未来,世界黄金协会指,全球的经济和地缘政治环境仍有利于黄金的投资需求,同时其他众多驱动因素依旧有效。

黄金支持ETF连续第16周出现净流入,是2010年以来最长纪录。欧洲央行年底料会加大刺激力度 为弱不禁风的经济复苏提供支持。高盛表示做多黄金是应对不均衡复苏的最好方式,预计未来12个月内金价将达到2000美元/盎司。


黄金存在获利抛盘,回调料为再度进场创造时机

随着黄金ETF持仓持续创出纪录高位,同时黄金也突破了关键的技术点位,因此短时间存在获利了结,这也限制了黄金反弹的空间。

Ed&F Man Capital Markets分析师Edward表示:“金价在突破每盎司1800美元后出现相当程度的超买,现在我们看到一些投资者抛售黄金;美元也在小幅攀升,这也令金价承压。”

但Meir表示,没有任何基本面因素导致金价回落。此前多数分析师也表示,黄金回调就是入场的点位,这或为下一步上涨积累动能。

同时其他分析师也指出,7月至8月黄金的季节性投资需求回升,这也将对黄金构成支撑。

金融市场研究公司Zeal LLC创始人、知名分析师汉密尔顿(Adam Hamilton)表示,历史数据表明,7-8月黄金的季节性投资需求会大幅上涨,同时近段时间的大幅上涨为黄金积聚了大量人气,资本流入的势头很有可能会持续到8月末。从黄金和股市的相对表现,7-8月是一个转折点,股市会在这段时期由盛转衰,黄金则将加速上行。

根据汉密尔顿统计的数据,黄金从2001年的低点(257美元/盎司)上涨到2011年的高点(1894美元/盎司)过程中,获得了高达638.2%的惊人回报率。也正是在此阶段,黄金市场逐渐形成稳定的季节性规律。

M2连续四个月双位数增长 社融、人民币贷款均高于同期!央行:下半年传统货币政策作用会更加明显


财联社(北京,记者 姜樊)讯,昨日,央行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增长12.8%,高于3月末水平。M2增速同比增长11.1%,实现连续四个月双位数增长,增速与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高2.6个百分点。6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3.2%,增速与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高0.2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强劲的增速背后,是上半年金融对实体经济的大力支持。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表示,上半年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仍在持续的加大。中国经济不存在长期通胀或通缩的基础,预计下半年货币信贷以及社融会保持平稳增长的态势。

此外,央行货币政策司副司长郭凯表示,下半年经济恢复正常,传统货币政策的作用可能会更加明显,中国也将进入了更加常态的状态。而针对疫情特殊时期的政策,如3000亿元和5000亿元再贷款已经执行完毕,而中小企业信用贷款的支持计划以及贷款的延期还本付息政策还刚刚推开,还在逐步发力中。

人民币贷款绝大部分投向实体经济

央行数据显示,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2.09万亿元,同比多增2.42万亿元;2020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20.83万亿元,创历史最高水平,比上年同期多6.22万亿元。

“上半年新增贷款的规模还是比较大的,从贷款结构看,人民币贷款绝大部份都投向了实体经济。”阮建弘表示,新增企事业贷款占各项新增贷款的72.6%,企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多增1.37万亿,利于企业复工复产。社融增量远高于去年同期水平,主要是新增贷款量大、金融市场对债券股票的支持幅度大幅增长,以及政府债券净融资大幅提升三方面支撑。

从贷款的具体投向看,上半年普惠金融贷款、制造业贷款增速较快,房地产贷款增速有所放缓。

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表示,从初步情况来看,6月份整个普惠小微的贷款增长应该是能够保持过去几个月势头的,可能还略好一点。截至5月末,制造业的中长期贷款余额是4.28万亿,同比增长19.6%,这个增长速度创2011年2月以来新高。房地产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的比重一度高达43%、44%,这些年在相应的政策引导下,这个比例逐年下降,今年1-5月份占比已经降到25%。

同时,央行数据显示,截至5月末,制造业的中长期贷款余额是4.28万亿,同比增长19.6%,这个增长速度创2011年2月以来新高。其中,高技术的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增速40.9%,继续延续了过去几年的高速增长态势,和去年同期相比增速又提高了2.5个百分点。制造业的贷款快速增长,首先是得益于制造业这些年转型升级进程的加快,成效得到显现。

而房地产融资也在保持比较稳定的状况,5月末全口径的房地产融资增速10.3%,这个增速比同期的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要低2.2个百分点。

邹澜表示,在疫情最严峻的时候,房地产开工建设和销售都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现在基本上恢复到疫情前的发展态势。从金融的角度来看,这些年央行一直是着力于引导商业银行优化信贷结构,把投向房地产的金融资源控制在适度的范围之内。商业银行对房地产行业新增贷款占各项贷款增量的比例曾经高达43%、44%,近年来在相应的政策引导下,这个比例逐年下降,今年1-5月份占比已经降到25%。

此外,阮建弘表示,近期央行对全国300多个地市进行了信贷需求的调查,调查的结果显示是企业的信贷供需两旺,金融机构审批贷款的提款率上升的比较明显。调研的银行当前已经审批的企业贷款规模大体上超过了去年的前三季度。

“企业的资金需求也比较旺盛,提款率比去年要高5.1个百分点。从结构上来看,当前的信贷供给比较好的匹配了企业的流动性需求和全社会的抗疫资金需求。受疫情影响比较大的省份的银行基本上是应贷尽贷、应贷快贷。”阮建弘表示,

下半年传统货币政策作用会更明显

阮建弘介绍,货币乘数是6.92,比去年同期高了0.79,处于历史上较高水平。整体上来看上半年金融总量是充足的,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是比较高的,有效的支持了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的发展。当前我国的经济运行是处于基本平稳的状态,供需两方总体上来说比较平衡,货币政策也是保持稳健,而且更加灵活适度。

郭凯表示,下半年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保持总量的适度,综合利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另外,又要抓住合理让利这个关键,保市场主体,特别是更多地关注贷款利率的变化,继续深化LPR改革,推动贷款实际利率持续下行和企业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降。

郭凯称指出,货币政策现在更加强调适度中的“适度”有两个含义。

一是总量上要适度。信贷的投放要和经济复苏的节奏相匹配。如果信贷投放节奏过快的话,快于经济复苏就会产生资金淤积,产生信贷资金没法有效使用的问题。

二是价格上要适度。一方面要引导融资成本进一步降低,向实体经济让利。同时,也要认识到利率适当下行并不是利率越低越好,利率过低是不利的。利率如果严重低于和潜在经济增长率相适应的水平,就会产生套利的问题,产生资源错配的问题,产生资金可能流向不应该流向领域的问题。所以利率适当下行但也不能过低。

此外,郭凯表示,我国央行的货币政策与欧美央行有明显区别,疫情期间,我国经济运转和金融市场运转整体正常,没有出现恐慌和失灵的情况,所以是正常的货币政策。今年以来,我国货币政策有两个主线:一是正常的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通过总量、价格、结构工具来提供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使货币信贷能够为经济复苏提供足够的支持。二是针对疫情出台的一些特殊的、阶段性的货币政策工具,这些措施都是针对疫情的特殊情况和不同的特点设计的,本身就是一个临时性的政策措施,它们是针对不同时点需要来设定的,当政策设定的情形不再适用的时候就自动退出。

”针对疫情期间的特殊政策,如目前3000亿元和5000亿元再贷款已经执行完毕了,但中小企业信用贷款的支持计划以及贷款的延期还本付息政策还刚刚推开,还在逐步发力中。”郭凯表示,下半年经济恢复正常,传统货币政策的作用可能会更加明显,我国进入了更加常态的状态。

中国6月CPI同比增长2.5%,涨幅较为稳定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四发布了今天发布了2019年6月份全国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和P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数据。其中,6月CPI同比上涨2.5%,涨幅比上月扩大0.1个百分点,从环比看,CPI下降0.1%;6月PPI同比下降3.0%,降幅比上月收窄0.7个百分点。


具体来看CPI。其中,食品价格上涨11.1%,涨幅扩大0.5个百分点,影响CPI上涨约2.24个百分点。食品中,猪肉价格上涨81.6%,牛肉和羊肉价格分别上涨18.5%和10.9%,涨幅与上月相比均变动不大;水产品价格上涨4.8%,涨幅扩大1.1个百分点;鲜菜价格上涨4.2%,上月为下降8.5%;鲜果和鸡蛋价格分别下降29.0%和15.8%,降幅分别扩大9.7和1.3个百分点。

非食品价格上涨0.3%,涨幅比上月回落0.1个百分点,影响CPI上涨约0.24个百分点。非食品中,教育文化和娱乐、医疗保健价格均上涨1.9%,交通和通信价格下降4.6%,其中汽油和柴油价格分别下降19.4%和21.2%。

再看PPI。其中,生产资料价格下降4.2%,降幅收窄0.9个百分点;生活资料价格上涨0.6%,涨幅扩大0.1个百分点。主要行业价格降幅有所收窄。其中,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价格下降39.1%,收窄18.5个百分点;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价格下降21.6%,收窄2.8个百分点;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价格下降7.9%,收窄1.3个百分点;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价格下降5.1%,收窄2.9个百分点;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价格下降2.2%,收窄2.2个百分点。

英国6月建筑业PMI创两年新高 但建筑工人仍面临失业危机

周一公布的数据显示,英国6月建筑业PMI从5月28.9回升至55.3,创下2018年7月以来新高,并远高于50的枯荣线,显示英国建筑行业已恢复增长。不过,建筑业就业形势仍未好转。


编制该数据的IHS Markit表示,增长主要由住房开发商所推动,同时商业地产和土木工程行业的活动也恢复了增长。

IHS Markit经济学家Tim Moore称,“建筑部门是英国经济中第一个开始阶段性复工的主要部门,其活动的强劲复苏为其他在封锁期也遭受重创的行业带来希望。”

但该经济学家还指出,“虽然一些受访者乐观看待近期的前景,但由于经济环境不佳和新工程数量减少,建筑业就业形势仍面临挑战。”调查显示,一些建筑公司可能会在近期继续裁员。

中国6月财新服务业PMI录得58.4%,创十年以来最高

周五早盘时段,中国6月财新服务PMI录得58.4%,环比上升3.4个百分点,为2010年5月以来最高,连续两个月位于荣枯线以上。


此前公布的中国6月财新制造业PMI录得51.2%。两大行业PMI双双回升,带动6月财新中国综合PMI提升至55.7%,录得2010年12月以来的最高值。


随着疫情防控措施放宽,6月服务业新订单指数录得2010年9月以来的最高值,连续两个月处于扩张区间;新出口订单指数小幅回升,自2月以来重回扩张区间;6月服务业企业继续压缩用工,服务业就业指数在收缩区间下降,企业普遍表示,疫情继续影响用工,部分企业称有员工自愿离职;因新订单增加,服务业企业积压业务量结束了连续三个月的下降,出现回升;6月服务业投入品价格轻微下降,企业反映,这与用工支出下降以及加大削减成本力度相关;6月服务业收费价格基本维持不变,但结束了连续六个月的下降,部分企业因支出上升而加价,也有企业为刺激销售而下调价格;由于预期疫情管控措施放宽,市场将继续好转,6月服务业乐观度在扩张区间攀升,升至三年以来最高值。


财新智库高级经济学家王喆表示,6月制造业和服务业生产与需求同步扩张。由于疫情对服务业冲击更大,后疫情时期,服务业较制造业显示出更强的复苏势头。服务业出口需求正在修复,制造业外需仍面临较大压力。就业问题仍是重中之重,6月制造业和服务业就业均有所收缩。解决就业问题,既需要宏观层面复产复工的进一步推进,也有赖于政府在微观层面出台更有针对性的救助纾困措施,助力企业渡过难关。

欧洲制造业春天将至?企业对未来一年前景充满信心

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得益于欧洲解除封锁措施,欧元区制造业形势大幅改善。IHS Markit公布的欧元区6月制造业PMI从39.4大幅回升至47.4,超过市场预期的46.9,接近50的枯荣线。


分项来看,产出指数从35.6跳升至48.9。不过IHS Markit表示新订单和出口指数仍在下降。

但值得注意的是,衡量未来12个月乐观情绪的未来产出指数从5月份的44.6反弹至6月份57.3,远远高于50的枯荣线。

分地区来看,法国和爱尔兰制造业PMI均站上枯荣线,分别为52.3和51.0。同时,希腊、西班牙、意大利、奥地利制造业PMI创3个月新高,德国和荷兰创3个月新高。

IHS Markit首席商业经济学家克里斯·威廉姆森(Chris Williamson)表示:“6月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终值进一步表明,随着经济从此前的停摆中复苏,欧元区制造业初步实现强劲复苏。”


“对未来一年的预期也大幅回升,制造业企业对未来几个月经济将继续站稳脚跟的预期持续增强。”

6月财新中国制造业PMI录得51.2,为今年以来最高

周二早盘时段,6月财新中国制造业PMI录得51.2,环比增长0.5个百分点,为今年以来最高,连续两个月处于扩张区间。此前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官方制造业PMI录得50.9,也处于荣枯线以上。


具体来看分项数据,随着疫情防控措施继续放宽,企业生产基本恢复正常,6月生产指数虽较上月小幅下降,但仍处于扩张区间,连续四个月环比回升。

在内需改善的推动下,新订单指数录得2月以来的首次增长。随着海外经济逐渐重启,出口的拖累有所减弱,6月新出口订单指数在收缩区间上升。

尽管供需均有好转,但就业未见改善,6月就业指数在收缩区间内小幅回落。

新订单增加,也导致厂商继续增加采购,原材料库存指数自1月以来重回扩张区间,产成品库存指数则连续两个月处于收缩区间,但降幅放缓。

6月供应商配送时间指数重回收缩区间,企业反映投入品交付周期延长,主要受疫情及其相关限行措施影响。

由于预期疫情将继续好转,企业生产和市场需求会恢复正常,中国制造业乐观度在扩张区间继续攀升,录得4个月以来最高值。

财新智库高级经济学家王喆表示,国内经济在后疫情时代持续修复,供需两侧同步向好。6月中旬局部地区疫情有所反弹,但对经济全局影响较为有限,企业对管控措施进一步松绑和经济活动正常化充满信心。就业压力仍不能忽视,中央多次强调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想方设法拓宽就业渠道,未来一段时间,促就业工作任务依然艰巨繁重。

中国国家统计局:6月制造业PMI反弹至50.9%,环比回升0.3个百分点

周二,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6月中国采购经理指数,其中6月制造业PMI指数为50.9%,环比上升0.3个百分点;非制造业PMI录得54.4%,环比上升0.8个百分点,连续四个月回升;受益于制造业PMI、非制造业PMI的回升,综合PMI也有所回升,录得54.2%,环比增长0.8个百分点。


先看制造业PMI分类指数。在构成制造业PMI的5个分类指数中,生产指数、新订单指数和供应商配送时间指数均高于临界点,原材料库存指数和从业人员指数均低于临界点。生产指数为53.9%,比上月上升0.7个百分点,表明制造业生产量环比继续回升。新订单指数为51.4%,高于上月0.5个百分点,连续两个月回升,表明制造业市场需求继续恢复。原材料库存指数为47.6%,比上月回升0.3个百分点,表明制造业主要原材料库存量降幅收窄。从业人员指数为49.1%,低于上月0.3个百分点,表明制造业企业用工景气度略有回落。供应商配送时间指数为50.5%,虽与上月持平,但高于临界点,表明制造业原材料供应商交货时间有所加快。


再看非制造业PMI分类指数。新订单指数为52.7%,比上月微升0.1个百分点,表明非制造业市场需求平稳回升;投入品价格指数为52.9%,比上月上升0.9个百分点,表明非制造业企业用于经营活动的投入品价格总体水平继续回升;销售价格指数为49.5%,比上月回升0.9个百分点,表明非制造业销售价格总体降幅继续收窄;从业人员指数为48.7%,高于上月0.2个百分点,表明非制造业用工景气小幅回升;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为60.3%,虽比上月回落3.6个百分点,但仍高于60.0%,表明非制造业企业对近期市场恢复比较乐观。


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高级统计师赵庆河表示,当前,各地区各部门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努力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我国经济运行总体复苏态势持续向好。

中国国家统计局:中国5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6%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日早间时段公布中国5月工业企业利润数据。随着复工复产深入推进,生产经营秩序逐步恢复,工业企业效益状况持续改善,当月利润增速实现由负转正,5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5823.4亿元,由4月份同比下降4.3%转为增长6.0%,但累计看,1—5月份利润同比下降19.3%,降幅依然较大。


具体来看,1-5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国有控股企业实现利润总额4404.2亿元,同比下降39.3%;股份制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3478.8亿元,下降19.2%;外商及港澳台商投资企业实现利润总额4659.2亿元,下降18.4%;私营企业实现利润总额5607.3亿元,下降11.0%。

1-5月份,采矿业实现利润总额1291.6亿元,同比下降43.6%;制造业实现利润总额15461.9亿元,下降16.6%;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实现利润总额1681.4亿元,下降16.7%。

1-5月份,在41个工业大类行业中,10个行业利润总额同比增加,1个行业持平,30个行业减少。

中国国家统计局工业司高级统计师朱虹表示:下阶段,要继续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科学统筹疫情常态化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扎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积极贯彻落实各项援企助企政策,稳住经济基本盘,促进工业经济回升向好。